logo

联系我们:027-85695666

刘路亚:从“打倒孔家店”到“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

长江时评 > 求知

2024-01-08 11:08 来源: 长江日报
【字体:

  作者:刘路亚 (天津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化传承发展座谈会上提出“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重大时代课题,指明我们在新时代新的文化使命。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五千多年中华文明深厚基础上开辟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是必由之路。“两个结合”这一重大论断,已先后写入《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和党的二十大报告。

  习近平总书记是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首次提出“两个结合”的概念的。回溯漫漫一百年,我们会发现,中华传统文化一度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批判,“打倒孔家店”由此提出。改革开放以来,以西方文化为底色的西方现代化实践的优势地位使得一些人把传统与现代对立起来。

  如果将百年看作一条长轴的话,中华传统文化在中国进入现代化的过程中走过的是一条弯弯曲曲的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变量,就是“时代”。

  时光回到百年前,打倒孔家店的背景是“尊孔”潮流。近代中国为何“反孔”?又为何“尊孔”?

  春秋战国时期孔子开创了儒家思想,构成了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主流,影响了之后长达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社会。近代中国曾经掀起的所谓“尊孔复古”,其实是打着“孔子”的旗号,明则将孔子推向神坛,实则恢复封建帝制。1912年9月时任民国政府临时大总统的袁世凯颁布《整饬伦常令》,下令“尊崇伦常”,提倡“礼教”,1915年12月又复辟帝制,其本质早已背离了孔子的儒家思想,无非是借“传统”外衣行帝制之实。百年前学术界、思想界“打倒孔家店”,转而向西方寻求先进思想,及至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促进了中国人民的伟大觉醒,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的紧密结合中,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中国人民在精神上从被动转向了主动。这样一个过程,是积贫积弱的近代中国寻求新出路的结果,是救亡图存的民族觉醒的必然,正是切合当时中国具体实际,符合当时的时代要求。

  时代潮流,浩浩汤汤。百年以后,中国已经来到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的历史时期,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矗立于世界的东方。什么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没有现成的理论和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我们必须走出一条中国式现代化道路。

  “两个结合”是在这样的时代特征下提出来的。“两个结合”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跨越历史时空,从封建社会跨越到社会主义社会、穿越人类社会发展迭代提供了现实可能,明确了马克思主义与优秀传统文化指导与被指导的关系。必须看到,根植于封建社会的中华传统文化,自身难以实现从农耕文明到现代文明的历史跨越,需要在马克思主义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指导下,通过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才能重新焕发其强大的生命力,才能牢牢守住历史馈赠于中华民族的“根与魂”。

  事实上,传统与现代之间不是对立的关系,也不应该是对立的关系。两个结合中,“第一个结合”明确了马克思主义只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才能指导现实,中国对于马克思主义的选择从始至终都不只是基于文化认同,而是基于中国化时代化的发展,即只有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才能作为指导思想。“第二个结合”明确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关系,即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以高度的文化自信自觉,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应当说,百年前的“打倒孔家店”,百年后的“两个结合”,都是特定时代背景下的思想解放,彰显了先进知识分子对封建专制社会统治的觉醒,尤其是中国共产党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何去何从的科学把握。可以说,从“第一个结合”到“第二个结合”,这样一个过程,本身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鲜明体现。

  “第二个结合”是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历史经验的深刻总结,是对中华文明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表明我们党对中国道路、理论、制度的认识达到了新高度,表明我们党的历史自信、文化自信达到了新高度,表明我们党在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推进文化创新的自觉性达到了新高度。因此,“两个结合”是新时代新征程面对优秀传统文化何去何从的明确表态,是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必由之路。

  【编辑:余淮】